樂兄的呆毛

不曾忘記—上

滿滿私設

某本丸因為前任審神者逝世而政府找了新任審神頂替的故事。







—————————————————————





我不明白為什麼政府會找上我。

宅男,沒工作(被炒魷魚)、沒戀人(先說好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才分手的。),還是個年過35的臭大叔,這樣的我到底為什麼會被選來擔任這一群美男⋯美刀的上司呢?

要是這座名為本丸的建築裡有個嬌小可愛又軟綿綿的女孩子就好了,在充滿糙漢子的工作環境裡,我還指望找人生第二春了嗎!

好的,剛才被自稱是近侍刀(?)的傢伙,呃⋯好像叫長谷部吧?帶著走了一圈這座名為本丸的建築,不說這建築古色古香,設備齊全,有著近代科技的電器用品,還有很多懷舊的小東西,甚至連小時候在鄉下奶奶家看過的矮板凳都有,咳,現在不是念舊的時候。

不過這長谷部還真是熱情啊,積極的模樣像是恨不得把我捧上天似的,要不是叔叔我曾有論及婚嫁的戀人,我還真懷疑我的帥臉把他給帥傻了。
既來之則安之,我倒是對這份剛接下的工作有了不少信心。

本丸裡的房間不算多,大部分是兩人一間房,其中短刀則是大通舖,我粗略翻了下刀帳,卻對某個空著的刀位極感興趣,然後我看了一下前任審神者所遺留下來的手帳,這把不見的刀原本是存在的,只不過刀帳裡卻沒有任何關於這把刀的資料,像是蒸發一樣消失的一乾二淨,不知怎麼的我一直有個一定要把這把刀找出來的念頭。
既然要找人,那就必須從身邊的情報開始收集,我找來了長谷部,當他聽到我的疑問時卻只是皺眉,並告訴我無需去在意,可我就是在意的不行,最後他拗不過我,跟我說了這個本丸之前的故事。

前任審神者是位女性,和善、溫柔,總是和大夥打成一片,也是為勤奮的上司,初期近侍刀並不是長谷部,而在他之前的近侍就是這把消失在刀帳中的刀。
之後發生了許多事,不過他只是草草帶過
接下來近侍這個職務便換成他了,過了不久,前任審神者就去世了。
說到這裡時長谷部的表情十分沈重,我立刻明白,主人,對刀劍而言是多麼的重要,主人對他們的信任,愛惜,一舉一動都深深的影響他們,我拍拍長谷部的肩
「前主離開了,我很遺憾,不過你放心,我必定好好接下這個職務,雖然不能取代她,但我想成為你們的朋友,跟你們好好相處。」
「主上!」
長谷部一個激動嚇我連忙跳起
「哇喔喔,真是嚇到我了,叔叔我老了,不經嚇啊!」

然後又向他詢問了不少關於交接的事及工作,也到了晚膳時分。

稍早來時並無太大感覺,真把大家湊齊坐一塊那排場可真嚇壞我了。
我清清嗓子看著座下原本窸窸窣窣突然鴉雀無聲的刀男們,心想我要再不擠出一個字,上任第一天我就要被自己尷尬死了,於是我特蠢的說了句
「嗨、嗨⋯突然接下這份工作,嚇到你們了嗎?」
糗死了。在一群大男人面前犯什麼蠢,我只想找個洞把自己埋了。
「噗⋯」
不知道是誰先笑了出聲,然後開始此起彼落的笑聲,接著就是哄堂大笑,我哈哈的乾笑兩聲,看來也不算太糟,至少效果有了,我安慰自己。

晚飯十分美味,對於吃慣微波食品的我來說,可算是久違的一頓飯。

嗯,自從他離開後。

我一邊吃一邊和坐在身旁的幾把短刀聊著玩,看起來年紀較小的幾把刀很是乖巧,讓我想起學校那些孩子,稍大的幾個則是挺熊的,尤其是以藥研為首的那幾個,總愛套我話,害我爆了不少黑歷史,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亂藤四郎,長得可漂亮了,可做起事卻充滿男人味的反差讓我有趣極了,他之前最要好的那群學生也像他們般活潑,真想讓他看看啊。

「你們不覺得,主上很像那位大人嗎?」
說話的是叫五虎退的孩子,軟軟糯糯的聲音不大,卻讓原本熱鬧吵雜的飯廳安靜下來,五虎退被突如其來的安靜嚇的要哭出來,原本坐在角落不吭聲的大俱利伽羅走到五虎退身旁對他說了什麼他才平復下來。

看來這個本丸,似乎不只是手帳上看到的那樣而已呢,我心想。







TBC

應該有人猜出來新任主上像誰了。

评论(5)
热度(18)
寫寫腦洞撒撒狗血,歡迎大家踩踏。
Plurk—yeee_草莓愛大福
(大多數鬼叫哀號的腦洞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