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兄的呆毛

No.2025217

博士鶴x實驗品一期



群裡的文手活動

有點玻璃渣,有私設。

不能使用斜體字真的很可惜呢

————————————————————


一期一振睜開眼睛後就已經在這個冰冷的實驗艙裡了。

好冷。
試著推動那層厚重的玻璃卻沒有絲毫移動,一期一振透過慘白的燈光看著自己的雙手,宛如白瓷一般的毫無瑕疵

靜靜躺著不知過了多久,久到一期一振都以為自己被遺忘了,實驗室的門才終於打開

「抱歉抱歉,剛才有個學術研討忘了先把實驗艙打開。」
一期一振轉頭看向來人,白白的頭髮,白白的皮膚,白白的實驗袍,這個人完全可以跟這個白色的實驗室融為一體,如果忽視他那雙燦金色的眼睛的話。

「我是鶴丸國永,是這個實驗室的主人。」鶴丸國永邊說邊把一期一振拉起,一期一振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一片白色,一雙蜜金的眼睛骨碌碌的轉
「⋯⋯」

鶴丸國永一臉期待的看著他,見一期一振沒什麼反應後才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拿了一個白色的顯示器給他
「啊,我忘了你還不會講話,別擔心,我會慢慢教你的,這個先給你帶著。」
一期一振困惑的看著鶴丸國永給他戴上的顯示器,顯示器似是感應到他的困惑跑出「(*´・д・)?」的符號,果然,一期一振對顯示器的反應驚奇的不得了,顯示器一下子的刷出了一堆符號,最後停留在「ヽ(✿゚▽゚)ノ」這個表情上
「好了好了!」鶴丸國永開口制止「我知道你現在對這玩意兒很新奇,但你這樣玩他也是會壞的。」

「(_ _( ̄ー ̄)」

「好孩子,我們先離開實驗室,我帶你到你的房間。」

「呦,鶴先生!」
「是小貞啊,你今天來的真早。」

「小光要我早起的嘛~诶?粟田口先生?」

「( ́・_・ )」第十個把我認錯的人了,但是鶴丸先生說要有禮貌。

「啊~早上研討會好累啊,上頭丟了不少東西下來,小貞你去幫我把文件整理下吧!」

鶴丸國永邊說邊把一期一振往身邊拽,似乎不想被察覺什麼似的掩藏著
「诶!鶴先生好過分!都不自己整理!你明明可以叫粟田口先生整理的!他才是你的助手吧?」

聽到助手兩字鶴丸國永愣了一下,隨即恢復笑臉「但我是你的學長也是你的上司,就拜託啦!」

聽到對方這麼說,太鼓鐘貞宗也放棄爭吵,直嚷下次要鶴先生請吃飯的就跑走了

太鼓鐘離去鶴丸國永彷彿突然被冰凍般的不說也不動,一期一振眨著眼睛看他的反應,然後走到他身旁

「(´・ω・`)」

「一期...」

「(*・ω・)?」

鶴丸國永側過頭看他,眼裡帶著悲傷和很多一期一振還尚不了解的東西

「沒什麼。」鶴丸輕輕的拍了一期的頭,深吸了一口氣後又恢復以往的笑容

「我們走吧!」

 

————————————————————

鶴丸先生要帶我去哪裡呢?

 

那天鶴丸國永將他帶到房間後便說他還有別的研究要忙便匆匆離去,離開前告訴他房裡的東西都可以使用,不過那些需要按按鈕的奇怪東西一期一振無論怎麼摸索都用不來,只能百般無聊的玩他的顯示器

 

「( ́・_・ )」好無聊啊~

「抱歉啊一期,這幾天比較忙不能好好陪你」

這是鶴丸國永熬了第三天夜才想起要去見一期一振後對方給他的第一個表情。

「( ˘・з・)」沒關係。

哎呀,到還耍起性子了!鶴丸國永看著眼前的人露出跟顯示器如出一轍的表情忍不住笑,溫柔的拍拍對方的頭

「下次不會再忘記了,走吧!為了補償你帶你去一個地方!」

一期一振聽到他這麼說原本還耍著小性子的臉頓時笑開,緊拉著鶴丸的實驗袍要往外走

悶壞了呢。鶴丸心想。

終於能離開房間的一期一振心情極好,雖然看起來對外人還是有點陌生,代還算接受的快,不過鶴丸國永到不希望他跟外人有過多的接觸,還是一樣的將他護在身後,而一期一振也總乖乖地跟著他。

兩人走著離開了實驗室的大樓,一期一振自甦醒也就過了四天,這還是他第一次離開那棟白色的建築物,對於外界陌生的恐懼和緊張到也因為新奇而削減不少,鶴丸國永則是時不時回頭看他,像是怕他走丟一般,而一期一振也都回他一個笑容然後握緊牽著他的手作回應。

好不容易走過因為下雨而有些泥濘難走的小徑,鶴丸國永才停下腳步喃喃自語

「果然是因為那件事的關西嗎...」

一期一振順著他的目光看到眼前一顆枯掉的櫻花樹...櫻花?

鶴丸國永略有些抱歉地回頭看他,語氣是掩蓋不住的沮喪「今年的櫻花大概是開不了了呢,以前這個時間來的話櫻花都開得很漂亮的,記得那時候常常跟光忠他們,還有你的弟弟們...還有其他同事常來賞櫻的。」被提到的一期一振疑惑的看著鶴丸,對方只是垂眼自顧自的道「櫻花雨!很美的喔!如果可以,真再讓你看看。」

說完他握緊一期一振的手,面對著他,眼神充滿眷戀「一期願意等到花開的時候再陪我來嗎?」

我會一直陪著鶴丸先生的啊!一期一振雖不明白鶴丸如此問他的用意,但還是乖巧的點頭

「ヾ(´︶`*)ノ♬」願意。

「就這麼約好了喔!」

 

自那日以來一期一振的學習能力幾乎是飛速的成長,他學會了識字,學會了使用那些要按按鈕的機器,更靈活的行動,這些幾乎都是鶴丸國永一點一點教他的,不過不知為何,一期一振似乎就是弄不明白說話這件事。

「つ―る―ま―る―」

「(¯•ω•¯ )」...

「い―ち―ご―」

「(ㆆᴗㆆ)」...

「算了,這個我們下次在學吧,今天你也累了吧,好好休息吧。」

鶴丸先生要回去了嗎?

「就算你抓著我的衣服也不行,我今天有很重要的報告要趕,所以不能陪你。」

鶴丸國永拉開被纂得緊緊的衣角,看到對方失落的神情無奈又寵溺的嘆了一口氣

「明天!明天我一定會陪你的,我答應你,好嗎?」

「(*’ー’*)」約好了喔!

鶴丸國永笑著摸他頭「約好了。」

 

然而這也是鶴丸國永最後一次來見一期一振。

 





————————————————————



"鶴丸先生,已經第三天了,今天天氣還是很不好呢,外面一直下雨喔,下雨的雨是這麼寫的嗎?今天您還好嗎?"


"鶴丸先生,第四天,今天的天氣一樣很糟糕,真希望趕快放晴...好想再和您一起出去啊"


"鶴丸先生,您到底在幹嘛呢?好無聊啊..."


"鶴丸先生,您是不是又忙得把我忘記了呢?"


"好無聊啊....."


"鶴丸先生,您到底在哪呢?"


"好寂寞。"

 

一期一振闔上日記,看著外頭雨勢漸小,卻仍未放晴。

他索性打開窗戶任由細雨飄進房間,雨水與泥土清新的味道令他感到舒爽,但卻又有股淡淡的香味夾雜在風中,一期一振認得這個味道,和鶴丸國永身上那股淡淡的味道相似,是櫻花的味道。

 

一期一振不顧會被淋濕的後果光著腳丫循著味道往外跑,任由雨水打在身上,踩在連日大雨變得更加難以行走的泥濘上,鶴丸先生,會不會也在那裏呢?

 

 







"一期,這麼多年,我終於成功了,那一年實驗室爆炸的案件不算讓你白白犧牲了"


"一期,今天研討會上面決定要讓我們這些曾參與大阪城計畫的人博士的頭銜,很可笑吧,我們為了他們,犧牲了這麼多,失去了這麼多,換來的只是一個冰冷的頭銜,如果是你,一定也很無奈吧。"


"一期,今天我又見到你了,我終於又見到你了,遇到小貞的時候我簡直要嚇死了,幸好他並不知道那個實驗,我讓他幫我整理資料去了。"


"一期,你知道嗎,那株櫻花樹從你離開後就不再開花了,真想再看一次啊,那時的櫻雨。"


"一期,上層似乎發現我偷偷做的實驗了,不過你放心,這次我不會再讓你消失的。"


"一期,你知道嗎,自從你走後,我一直都很想念你。"


"一期,我終於,能去找你了,你還在等我嗎?"

 

 

 



"鶴丸先生,櫻花,盛開了喔。"

 

 

 

 

 

————————————————————


他慢慢地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冰冷的白色和一雙溫和但卻又夾雜著一些他所不明白的情緒的雙眼

「您好,我是一期一振,是這個實驗室的主人。」

「......」

「您還不會說話吧,這個東西您先拿著,我會慢慢教會您的。」

「Σ(*д゚ノ)ノ」

「呵呵呵,跟我想的反應一樣呢,很驚訝對吧!不過還請小心不要玩壞了喔!」

(**)

「好孩子,這裡很冷吧,我帶您回您的房間。不過,在這之前,能請您和我做一個約定嗎?」

 

 

 

等到花開的時候,能請您,和我一同去看櫻花雨嗎?

 

 

 

 

END


评论(21)
热度(31)
寫寫腦洞撒撒狗血,歡迎大家踩踏。
Plurk—yeee_草莓愛大福
(大多數鬼叫哀號的腦洞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