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兄的呆毛

日日年年 下





「然後呢然後呢?然後鶴丸哥就和一期哥在一起了嗎?」

「還沒呢,你一期哥哪有那麼坦率~」鶴丸國永一臉抱怨的看向來人「一期哥他超~過份的!好長一段時間不理我也不和我說話!」

「那是因為突然還不能接受事實而已。」一期一振故作鎮定的乾咳兩聲,隨手塞了削好的蘋果到鶴丸口中「而且我也沒有到整整一年的時間不理您吧。」

「看吧看吧,一期哥連他對我做了什麼都忘記了,我好受傷啊!」鶴丸國永邊嚷,邊將一口大小的蘋果遞到人嘴邊「啊~」
「您是小孩子嗎?」一期一振無奈的看著他,就著對方的手咬下一口蘋果

蘋果清脆沁甜的味道在嘴裡散開,啊,這個很適合用來做成派呢,一期一振心想。





一期一振很喜歡吃甜食。

鶴丸國永拿著一盒他好不容易才跟光忠學來的蘋果派站在他家門前,如果把這份點心給一期,他會很高興的吧?
然後說不定⋯他就會願意和我說話了。


深吸一口氣,鶴丸國永舉起手要按下電鈴

不行不行不行!如果一期一振壓根不喜歡蘋果怎麼辦!誰知道性別分化之後會不會改變口味!
可是這是好不容易做好的,是要給他的⋯⋯

「⋯⋯那個,擋到我了。」
「啊啊啊一期對不起我!!!!!誒?」

突然被當成哥哥亂吼了一把而感到莫名其妙卻不顯露於色的粟田口骨喰就這麼靜靜的看著鶴丸國永。

看得他內心發寒。

「呃,抱歉,認錯人了,你一期哥在嗎?」
「⋯⋯⋯他去買東西。」
「那,他什麼時候會回來?」
「⋯⋯⋯不知道。」
「噢⋯好吧,這個請幫我轉交給他。」
「嗯。」
氣氛超級不妙的啊!結束完彷彿過了一個世紀的對話,鶴丸國永揉揉要笑僵的臉頰,一期會收下的吧⋯



「是鶴丸哥?」藥研倚著門邊撇了眼骨喰拎著的袋子
骨喰看了他一眼,平淡的眉眼難得的有些愉悅,藥研見平常冷淡的兄長也有這樣的反應,也猜到發生了什麼事
「骨喰哥要給一期哥嗎?」
「嗯。」
「啊,真可惜,又不能跟一期哥一起上學了~」
藥研誇張的擺手,然後又把自己塞回暖爐桌裡
「是啊。」骨喰喃喃的回答,卻輕笑出聲。



事實證明光忠的教導確實有方,連對甜食十分挑剔的包丁都忍不住讚嘆蘋果派的美味
甜食這種東西,就是要甜而不膩,保有甜食的甜味,還要讓人吃著有幸福快樂的感覺!
自詡為甜點達人的包丁如是說
「做這塊派的人一定十分的用心,既然是鶴丸哥給的,那裡面一定充滿了要對大哥訴說的心意!只是我不知道鶴丸哥這麼厲害,原來他還有人妻屬性嗎?」
一期一振被弟弟說的有些不自在「你別胡說了,什麼心意的⋯還有,鶴丸他才不是什麼人妻。」
包丁委屈的嘟噥「那一期哥就自己去跟鶴丸哥說清楚啊!人家都這麼有心了!」

「包丁!」
「嗚哇!我又沒說錯!一期哥別收走我的人妻特刊啊!!!」



實在是太失格了!居然讓弟弟們也察覺!

一期一振放任自己摔在床鋪上,拿起身邊肥嫩的鶴布偶。
惡狠狠地戳著布偶柔軟的肚子「我到底在想什麼阿?」
當初怎麼會認為鶴丸會因為自己的性別疏離自己呢?搞的好像是自己和對方絕交一樣!!
呃⋯好像真的是這樣沒錯⋯
不過自己並沒有想要變成現在這種情況啊!
現在自己是絕對絕對拉不下臉和對方言合的,但是又好想跟鶴丸說說話啊,他一定對我失望透頂了!

中二生毀一生啊⋯⋯⋯

「唉,我該怎麼做才好呢?」



門後,安靜的聽完兄長哀號和自言自語的粟田口骨喰,暗暗的做了一個決定。




「鶴先生這麼沮喪的樣子,難道是禮物被退回了?」
「禮物是收下了⋯但我沒有遇見一期本人⋯」
「那還真是棘手啊⋯⋯好吧,轉換點心情——光忠特製本日特調!」
乳白色的調酒散發酸甜的味道,杯緣上還特地放著切對半的鮮紅草莓
「草莓,」鶴丸國永喝了一口調酒「為什麼我的草莓不回來呢?」
昏黃的燈光照著吧檯桌面反射自己的臉孔,鶴丸國永看著自己早已退去稚嫩的臉龐,這麼多年,自己一直努力想讓一期一振注意自己的心意,但對方卻一點也不領情
如果時間能倒回,回到孩提時的單純無知該有多好⋯⋯
仰頭一飲而盡,鶴丸國永晃晃手裡的空酒杯吐舌,「呸,怎麼變那麼苦!」
那是因為你喝到我的了,大俱利伽羅一臉鄙夷。

「打擾了。」

「歡迎光⋯⋯咦?」
「光坊你怎麼啦?表情那麼驚訝,長谷部來啦?」
鶴丸國永笑著拍摯友的肩膀「放心好了,最近我可沒惹他不高興,他不是來砸店的!」

燭台切光忠遙頭。
「不是長谷部?」
不是。
「難道是三日月那老頭子?」
不是。
「那會是誰?」鶴丸國永擺手,想到能來這小酒吧的人實在不多了,「總不會是一期一振吧!」
不是一期一振,但答案差不多了。

答案差不多?鶴丸狐疑的順著燭台切光忠的目光看去,「骨喰?!」
來人只是對他點頭,表情一如既往的淡漠。




「等等等等!你說骨喰哥去找你?」

粟田口亂訝異的提高音調,「那個骨喰哥?」

被突如其來高音嚇到的鶴丸揉揉耳朵「不然還有哪個骨喰?別激動啊!耳膜會痛的!」

「那個平時連講話都要鯰尾哥代轉的骨喰哥怎麼可能主動去找人談判呀!」

「喂喂,你把心裡想的話說出來了喔!還有,什麼叫找人談判?我可沒做錯事啊!」



和粟田口那幾個小蘿蔔頭講話,這對鶴丸國永來說並不困難,他甚至可以充滿自信的告訴你,「我和粟田口家那些小傢伙們可多話可以聊了!」

可偏偏最令他感到棘手的就是眼前這一位,粟田口家排行老二的雙子之一,粟田口骨喰。


反正橫豎都是要面對,以後成為一家人更是少不了交流,鶴丸國永率先開口,「骨喰,喝喝看吧,這是這裡招牌的花茶,光忠特製的喔!」

精緻的陶瓷茶杯裡散發濃郁花香,粟田口骨喰只是垂眼盯著杯裡茶水的波紋,並無任何動作。

這個舉動像極了一期一振,印象裡,幼時的一期一振一但有什麼想說的卻不知怎麼開口時也是這樣的表情,鶴丸國永頓時覺得這個談話似乎不會像他想像的糟糕,「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粟田口骨喰聞言抬頭正視他的眼睛「一期哥⋯⋯」

果然是為了一期嗎?不過,應該也只是為了一期吧。

「一期哥是很重要的兄弟,所以,我希望他開心,」他拿出許多張保存良好的信封「這都是一期哥要給你的,他寫完後原本都是要丟的,但是被我撿回來了。」

鶴丸拿起其中一封信拆開,這是高中時期所寫下的,那時候的一期一振是學生會成員,光是忙,就鮮少和鶴丸碰面,大概從那時候開始,兩人的關係更加的疏遠惡化,以至於到現在的一句簡單問候都沒有過。

鶴丸又拆了幾封信,裡面大抵是差不多的內容,包括高中時身為校園風雲人物又是alpha的鶴丸國永被多少人告白暗戀這些一期一振居然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直到最後一封信,依舊是那清秀工整的字,內容卻有些不同了,他甚至可以感覺到一期一振是在如何沮喪的心情下寫完這封信。

身為omega的他被父母要求去相親,辛苦努力的成果遭到他人以他是omega的身分為由不受重視,如果自己是alpha就好了,這樣或許就能繼續站在鶴丸身旁,或許自己也能摸清這份心意是因為性別的吸引還是自己真的喜歡他。

「一期他⋯⋯一直都這麼想的嗎?」

「嗯。」

他試想過許多可能,但卻從未想過會是因為這個原因使他們疏遠,「我⋯」「一期哥現在在家裡,或許還沒睡。」

「謝謝你,骨喰。」鶴丸國永感激的說




到粟田口家樓下時早已有人在等候。

粟田口家幾個較年長的笑嘻嘻的替鶴丸開了門,還不斷的打趣甚至要脅要是惹哭一期哥絕對讓他好看!

鶴丸簡直要被他們暖哭,一口一個小舅子就被推搡著上了樓梯,當一期一振打開房門與他面對面時鶴丸國永覺得自己就像被魚刺哽住喉嚨般只能擠出一個機械的「呦!」

一期一振則是由一開始的震驚變為平時的冷靜「請進。」


打破僵局的是鶴丸國永,他環顧了一圈不大的房間,懷念道「都沒變啊,這裡。」

「是的。」一期一振點頭

「可是我們卻變了很多呢,那個時候兩個人看家都覺得房間大的可怕,老是認為床底下有吃人的怪物。」鶴丸國永笑了笑,自顧自的說「真懷念啊,那時候。」

說完又是陷入另一波沈默。


「一期。」

「嗯。」

「一期。」

「嗯?」

「一期、」

「怎,怎麼了嗎?」

「我喜歡你。」

一期一振望向鶴丸,竟忽然覺得眼前這哥熟悉的人是這麼的耀眼,刺的他忍不住想哭

「我,一直以來都不明白一期的心意,還以為是自己做錯了什麼惹你生氣,對不起,沒有替你好好想過,不過我喜歡一期,絕對是不是因為AO彼此的吸引,而是發自內心的,喜歡你。」

「鶴丸⋯⋯」

「我喜歡一期一振,我喜歡你!喜歡的要死!喜歡你固執又認真要命的個性、愛逞強的壞習慣、還有你那條怎麼合都合不攏的漂亮腿縫!都超~喜歡的!」

呃,好像混了什麼不該有的東西,但是算了,一期一振眨眨有些酸澀的眼睛,以行動代替言語,獻出了彼此第一個吻。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您似乎說了什麼東西是吧?」一期一振微笑的湊近自己的alpha「您說喜歡我什麼?」

「誤會!一切都是誤會!親愛的別生氣!」

「是嗎?」一期一振停止靠近的動作,轉頭對粟田口亂說「時間不早了,亂也去休息吧?」

「好!」見到狀況不太對的粟田口亂乖巧又迅速的回了房間。

見弟弟離開,一期一振又帶回原本地笑容跨坐鶴丸國永腿上


「接下來,就讓我們好好聊聊,您喜歡我的什麼地方吧,親·愛·的。」






然後瘋狂的做了。(用腿。)




评论(2)
热度(20)
寫寫腦洞撒撒狗血,歡迎大家踩踏。
Plurk—yeee_草莓愛大福
(大多數鬼叫哀號的腦洞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