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兄的呆毛

MEDICINE(更新以補上)

把在論壇坑都丟上來吧,準備之後要換電腦了W

沒什麼亮點,沒什麼文筆,不過是用來占tag的渣渣而已

----------------------------------------------------------------------

有时候脑洞开了就会变成这样(扭


注意:不是学医所以对于专业不是很了解


必须注意:有人格分裂的老夏和有些微洁癖的心理顾问乐乐


还是要注意:会有第一人称出没,片段文,时间点不固定


这其实是一个逗比文不要被人格分裂骗了!

--------------------------------------------------------

case1

夏夷则愣愣的看着手上阿阮开给他的诊断书


夏夷则,性别男,年龄26

经由多次观察得知此人拥有三种不同人格:夏夷则,逸尘,李焱


本性格:是一个大好人


逸尘:像小孩子一样,有些幼稚,但是情史意外的很丰富,大概是人家说的花心风流吧


李焱:脾气糟透了,老扳着一张脸,特别不招人喜欢!好几次都让人想扁他!


这是什麽?这好像是所谓的诊断书吧?但是这根本有写跟没写是一样的!

还有李焱那条不招人喜欢加粗又加重的那好歹还是我吧阿喂,别打脸!!


夏夷则内心不断咆哮,但是其实阿阮也说的没错,好像他的第三人格就是个挺欠揍的货?

第二人格也没有好到哪裡去,他实在不想再接到一次来自陌生人的暧昧电话了...男的女的都不想!

然后又突然想起阿阮说的,今天有个心理顾问要来,说是要来近距离为他谘商了解病情。

阿阮那时候是怎麽说的?

"他叫小叶子,长的可好看了,啊...夷则你也很好看的,而且小叶子很会做饭喔,只是有一点小小小麻烦..."

"不是什麽很大的麻烦啦...就是小叶子有点洁癖的毛病,你可不要把家裡弄得太乱啊!"

"不要紧的,啊!要是家裡有什麽地方是小叶子无法忍受的话,他会进入一个很可怕的样子..."

"...扫除狂魔...好可怕的,夷则你还是先回去打扫打扫吧!"反正我也不会趴在床上吃东西,夏夷则心想


看一下时间...那个人也快来了吧?


---------------------------------------------------

夷则心裡模式ON


那个小叶子来的时候我已经把家裡能够到看到的角落都打扫乾淨了

一想到要跟别人共处一个月我有点担心我那另外两个人格

希望他们别做什麽疯狂的举动,李焱我是不担心他顶多让人碰几个钉子,而逸尘那傢伙...

他要不收敛点我就把自己绑在床上三天!


如阿阮所说,小叶子是一个长的很好看的...男人

我承认我一开始以为他是女的,毕竟谁能想到一个男人竟然会叫小叶子这种可爱的绰号,不过貌似是阿阮取的想想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他的确长的很好看,走在路上回头率很高的那种,皮肤白,大概是混血儿,眼睛颜色也很特别,琥珀色,高高瘦瘦的,一个年轻朝气的大学生

我是这样认为,但是不确定他的年纪。

他看到我时眼神有些惊讶,他掩饰的很好,没有做出过多表情,可能跟他的职业有关。

"逸尘?"我听到他小声的说,有些试探性的问。

"我不是逸尘,我叫夏夷则,你说的应该是我第二个人格..."我回答,他的表情便的有些怪异和怀疑,逸尘那小子铁定是对人家做了什麽。

"这样啊..."他的口气没有我想像中的失望,反而是极感兴趣,他接着自我介绍:"我叫乐无异,音乐的乐,两者无异的无异。"

说完笑着对我伸出手,他的笑容很好看,但是伸出手是什麽意思?

似是明白我的疑虑,他笑着答:"阿阮有和你说吧,我是有些微洁癖症,但是握手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我也伸出手和他交握,他的手很软,但是手指和虎口有些薄茧,应该是常使用工具之类的。

整体来说,他是那种让人一见就会喜欢的类型,我也包括在内。


"逸尘他...对你做过什麽吗?"与他交谈甚久,我终于还是忍不住问,虽然这样问很失礼。

他先是一愣,然后噗哧一声笑出来,久久不能停的那种。

他是一笑就停不下来的人,我连忙递一杯水给他,他用笑的颤抖的手擦了擦杯缘喝一口水才缓过来。

"呼~差点笑岔气了,夷则你刚刚说什麽?逸尘吗?"他很自来熟,叫我名字叫的挺顺口,但不讨厌。

我点头,他又笑了着说道:"就是前阵子遇到的,他那时候问我...哈哈哈...哈,问我,要不要...要不要和他去喝一杯,哈哈哈,我当下就想这是什麽老掉牙的伎俩,结果我还是陪他去了,然后啊,他还说...夷则...你...你别生气啊,我不说了不说了!"

我摇头表示没关係,我气的是逸尘那傢伙,喝一杯?很好!

从今天开始戒酒,我这样告诉自己


乐无异说到一半就不说了,我们俩就这样安静的对看了一会儿。

他突然开口:"夷则你讨厌你现在的样子吗?"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麽回答,嘴巴张了张却没说出半个字,要说讨厌,其实也不至于,但是我的确觉得这样像精神病一样的日子很累

一个身体裡住着三种人,真的很累。

"那如果我能帮你,帮你变成完整的一个人,你愿意吗?"他看着我,琥珀色的眼睛亮晶晶的。"但是不管是逸尘还是你的第三个人格都会消失,你愿意吗?"

消失?但其实也不算消失,我还是我,他们终究也还是我。

我想了片刻,点头

乐无异握着我的手,露出好看的笑容"请多指教,夏夷则!"


内心裡似乎有什麽悄悄的剥落了


我想应该不是羞耻心


TBC

这裡坑坑那裡坑坑

-------------------------------------

case2

"咦~所以说你根本没和夷则聊什麽吗!"阿阮有些埋怨的戳了戳碗裡的肉

"聊了很多了,以刚认识的人来说。"乐无异回答,"更何况我们才认识不到几个小时!"

"诶!小叶子你明明那麽健谈的一个人!说!是不是看上人家所以不好意思了!"

"妳这什麽神逻辑..."乐无异叹气,一见锺情对他来说实在不靠谱

"难道小叶子你还挂念着你那个初恋啊...这都你小时候的事了..."

我可是十分专情的!乐无异默默吐槽

"真想知道你那初恋什麽样子,应该很帅吧?"阿阮不怀好意的笑,乐无异回嘴:"是啊!可帅了!"

乐无异的初恋,应该说第一次单恋,是在他小学的时候,过程可说惊心动魄。

乐家是闻名的政治企业家族,乐绍成自年轻就亲手打下乐家的一片天,再当时能与乐家齐名的可说几乎没有,只有后来崛起的李家能与之相比

钱总是令人觊觎的,有心人盯上乐家独子,也就是乐无异。

年幼的乐无异怎麽可能了知道所谓金钱诱惑的险恶和官场之间肮髒的勾当,所以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绑着丢在一个漆黑的小房间中

他很害怕,房间中的黑暗和腐臭令他想呕吐,想逃出去但是手脚被绑着根本挣脱不开,恐惧使他忍不住哭出来,这时却被一隻手捂住嘴巴

一隻小小的手,然后轻轻在他耳边说:"别哭,他们会听见的,我可以带你出去,但是你要乖乖听话。"乐无异乖巧的点头,然后停止哭泣。

整整三天,被关在黑漆漆的房间,伴随恶臭,两个孩子依畏在一起。

除了偶尔有人替他们送来饭菜,这三天中乐无异不曾看到任何光线,他甚至连另一个孩子的脸长怎样都不知道

那些大人知道另一个孩子手上的绳子解开了,他们只是骂咧咧的又替他绑上去,然后恶狠狠道:"臭小鬼,你也看不起我是不是?给我安分点,要再把绳子解掉要你好看!"然后他听到一声闷响,那孩子被打了,但是他不发任何一声,默默承受暴力,那人边打边骂:"操!我就是看不起你们这种有钱人!李家都是些垃圾!尤其是你那有钱老爸!"

乐无异很想帮他,但是他帮不了,只能在一旁焦急。

每次那孩子被打完乐无异都会蹭到他身边,试图安慰,不过他自己却是眼泪搭搭的掉个不停

"别哭,我没事的,一点也不疼!"那孩子每次都会这麽说,然后会陪乐无异说说话,虽然大部分都是乐无异再说

后来他们趁着有一次送饭时逃出去,观察了三天那孩子对乐无异说每次送饭都是不同的人,其中有一个人比起另外几个要对他们友善一些,至少不会对他拳打脚踢,他们要趁那人来送饭时逃出去

"如果逃不出去怎麽办..."乐无异害怕的发问,声音都有些颤抖

"一定逃的出去,爸爸妈妈都在外面,你想见他们吗?"那孩子反问乐无异小声的说了句想,那孩子又道"所以我们一定要出去,就可以见到他们了!"

他们跑出来的时候那人不断在后头追,两个孩子紧紧拉着对方的手跑,不知道是因为前几天下过雨,又加上位于山坡,路滑的不行,乐无异一个踉跄,摔倒了。

要被抓到了,要被抓回去了!不要!不要!

彷彿像电影一样,那个男人高大狰狞的脸孔渐渐逼近,碰!

红红的,黏黏的液体溅到两个孩子脸上,男人的脸越来越扭曲,纠结,最后倒地不起。

那个人不动了...脸上黏黏臭臭的好不舒服...好噁心...他...死掉了吗?


乐无异最后的印象是被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抱着,是妈妈...


之后乐家搬走了,乐绍成决定退出政界,为了妻儿举家迁移南方,那个风靡一时的乐家从此不问政治事,如今只是一个公司企业


吊桥效应吧...乐无异心想,居然喜欢上一个一起被绑架甚至连脸都看不清的男孩子

----------------------------------------

乐乐心裡模式ON


其实夏夷则人还不赖,长的也挺帅的...咳,你不能对一个颜控太过苛责!

总觉得对着他有一种熟悉感,但是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才对,可能是因为之前阿阮一直和我提起他吧?


和阿阮吃完饭后就先和她道别,天气不是很好,阴阴的,要是下雨就糟了!我讨厌雨天,因为会打雷!

果不期然开始飘起毛毛雨,我用跑的跑去夏夷则家楼下,打了通电话给他。

他大概刚洗完澡,头髮还是湿的,我笑说怎麽大中午就洗澡,他说"刚刚整理家里。"

我一愣,这傢伙意外的爱乾淨啊!又突然想到他该不会是因为我吧!?

我只不过是比较注意卫生清洁而已!阿阮应该不会对夷则说了什麽了吧?!!!

必须和阿阮谈谈,这样总觉得对夷则很不好意思,每次来都要他大扫除一次...

后来他请我去沙发坐着,自己去泡茶

他泡的茶很好喝,应该是蛮贵的一种茶叶。我娘也喜欢喝茶,在老家时也常替她泡,不过我对茶叶不是很了解,只觉得有些价钱实在是贵的很奇葩。

"昨天说到哪裡了,喔,你说你有两个哥哥不待见你..."

"嗯。"他点头:"小时候被欺负的特别惨,只要是我的东西没有一个不被破坏的。"

这样的事情说的云淡风清!这是霸凌啊!:"好过份啊!"我忿忿的道:"怎麽能有这样的哥哥!"

"你是独子吧?"他突然一问,我点头:"是啊!"

"这种兄弟间的战争独子很难了解的"他笑道"他们都讨厌我,因为我的出生就等于多一个人来平分他们所拥有的。可是那些我都不想要。"

"这样啊...但是,他们两个联手欺负你一个还是很过分,不对,这样老大怎麽不欺负老二啊!"

他有些自嘲的一笑:"因为我是私生子啊。"

诶?!好像说到什麽沉重的话题了啊!我连忙道歉:"抱歉啊夷则...我不知道...那个..."真该死我不知道我要说什麽!

"没关係的,这种事情我很坦然,我从不认为我是那个家的孩子,也许小时候曾这麽相信有一天他们会看的起我,但现在我只想远离那裡。"

"这,这样啊..."我有点同情起眼前的人,他小时候铁定特别难受,或许这和他的第二个人格逸尘有关係

逸尘的个性轻浮奔放,而且极有自信,不在意他人眼光,是个自由自在的人。

这或许是夏夷则心裡所渴望的,他没有反抗兄长欺侮和瞧不起他的勇气,但是逸尘却可以把他们完全不看在眼裡,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我在笔记本下记下这件事,然后又和他聊了一会儿

"那还有什麽事对于你来说是十分难忘的?"或者是有极大刺激

他想了会儿,我发现他思考的时候习惯性的会用手抵着下巴。

"是有那麽一件...可是..."他皱了皱眉头,"不过有些想不起来,几乎是片段..."

我连忙摆手:"不要紧不要紧!你可以想起来再说,我们聊点别得吧!"

差点又让气氛僵掉了,我暗自鬆口气,然后说起一些幼时趣事

有种预感夷则所忘掉的那些事,或许是个关键。


TBC

case3
乐无异提着两个袋子进门后就看到阿阮坐在沙发上。
阿阮来了?
在低头看看手中的袋子,不晓得这些滷味够不够...
"自从小叶子来了以后,夷则的情况平復了不少呢!"阿阮笑吟吟的说,她本就长的好看,笑起来更为甜美。
可惜了是一个超级大吃货,乐无异暗暗叹气,把袋子拿到阿阮眼前晃了晃"今早从老家那儿拿来的。"
阿阮立刻眼睛一亮"哇!太棒了!小叶子快坐快坐!"说完往旁边让了一个位子,愉快的拆袋子

"夷则你也吃啊,我敢说我乐家的特製滷味铁定是世上最好吃的!"乐无异笑着夹给夏夷则一颗滷蛋,后者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
"很好吃。"说完还露出一个帅瞎人的笑容当回礼
怎麽是把头凑过来不是拿碗来接!!!
乐无异被夏夷则突然的举动弄得脸红,这样就好像...好像...
"好像新婚夫妻啊...你们"
没有错就像新婚夫妻一样...呸呸,什麽新婚夫妻才不是!
彆扭的偷瞄对方,那傢伙居然还像没事人一样吃的挺欢的,切!
阿阮对这两人的互动表示有极大兴趣,笑嘻嘻的用手肘撞乐无异
"?"
"你们在一起啦?"
"什麽?"
"你和夷则啊!"
"才没有!" "咳咳咳咳咳!"
"哎呀...夷则你吃慢点啊..."
----------------------------------------------
夷则心裡模式ON

阿阮说得没错,自从无异来了以后我的情况好了很多
但是逸尘还是有出来,不过行为收敛了不少,至少我已经有一阵子没有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不认识的房间裡或者宾馆了。
无异要我们开始写日记,把每个人格出来时发生的事和知道的事都写在日记裡,好方便我们了解对方出来时都在做什麽。
大多是日常,不过逸尘写的其中一条让我十分讶异
--------------------------------
关于乐无异的恋爱性向
嘿嘿,夷则你这傢伙铁定不知道,乐乐那傢伙和你一样,他也是个同性恋!
哈哈,惊讶吧?我一开始只是和他聊天,不知不觉就聊到这个了!然后他就告诉我了!
先说好,我这次可没灌他酒啊!是他自己要喝的,怎麽知道他酒量这麽差!你可别再怪我了啊!
关于他是同性恋这件事他说他是一直到高中才发现的,他说他曾经和一个发小有过短暂的暧昧期,但是那发小马上就发现了他的性向,然后鼓励他勇敢面对什麽的,啧,你说怎麽能有这麽好的妹子!然后他也没试着和谁交往,说是一直惦着小时候那什麽初恋的,你说这都什麽年代了还有人在惦记初恋这事儿!
我就问他,是怎样的初恋让你这麽难忘?
他苦笑说"就是初恋才难忘阿...",你说怎麽有那麽单纯的傢伙,我就想逗他"不过那傢伙也把你忘记了吧,都这麽久了..."
结果乐无异居然生气了!他把喝完的啤酒罐往地上一摔"你别胡说!他,他才不会忘记!嗝...就...就算他忘记了...嗝..我记得就够了..."
我看他醉的话都说不利索,就让他去睡了
嘿嘿,你说,那麽可爱的人要是我...
-----------------------------------
看不下去,最后一行简直不能忍,于是我在句尾写上不准两字。
不只是我,我想李焱也是举反对票的,虽然他和我的立场应该不同。
不过无异居然也是,这点实在是信息量很大,不得不承认我对这个人是挺有好感的
但是逸尘实在太欠教训,绝不能让他对无异做什麽,因为他就是那种一起念头就会去做的傢伙。
"夷则?想什麽?"无异坐到我身边,面露担心,大概是刚才的表情不是很好看
"没什麽。"我回答,然后阖上日记,他盯着封面看了会儿,突然道"不知道裡面都写了些什麽呢?"
"......"总不能说裡面写的是你喝醉然后出柜的事。
"什麽啊...你那眼神怎麽怪怪的,看着毛..."他耸耸肩"算了,日记是别人的隐私,是我不好囉!"
"无异..."不知怎麽的,突然很想叫叫他的名字
他又笑了,我有没有说过,他的笑容有种吸引人的特质?

至少对我来说,他的笑容可能真的有一种魔力,一种会上瘾的魔力。


这裡大概两人相处了一个多礼拜,所以互动更熟识些,夏公子的少男心正不断的被攻略中。

其实这篇文是乐夏

一个人的房间,总是会让人胡思乱想。
一个人,真讨厌。
阖上厚重沉闷的财经学原裡,关上矮凳上的桌灯,还是睡觉吧,至少在睡着能他忘掉那些烦事

闭上眼睛,四周宁静的可以,就连被丢在客厅的手机铃声都能厅的一清二楚,手机铃声......啧,真烦。
夏夷则拿起不断高唱我是一隻鱼的手机,一闪一闪的来电显示警告他千万不要接电话,但若真不接,或许也没好到哪裡去。
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令他反胃至极的甜溺呻吟和慵懒的男声
"这么久才接电话啊~亲爱的三弟~"
"李...二哥..."李家老二,他那同父异母的愚蠢兄长
"哟,今天这么听话,乖乖叫我一声二哥了呢?我还以为那早把我们给忘了。"每隔三天就半夜打电话骚扰一次,要是可以我也很想忘的,夏夷则愤愤握拳
"有什么话快说..."
"呵呵,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只是想关心一下我的弟弟,不行吗?"电话那头女子媚然的吟叫一声高过一声,听的夏夷则只想马上挂电话
"你又到老大那受什么刺激了?"夏夷则冷笑"怎么,他不借你钱了?还是,女人又被他抢了?"
"你!"
"不然有什么事请你快说。"
对方明显被他噎的说不出话,但马上恢復原本戏谑的语气"呵,胆子挺大的,老子话都还没说呢都被你说完了..."
"......"
"果然是狐狸精生的儿子,这么尖酸刻薄...嘴皮子倒是不饶人。"
一提到母亲,夏夷则立刻怒道"住口!"
"喔?生气了?我说的可是实话,你那个狐狸精妈妈,到死,依旧连个名分都没有"
闭嘴!
"怎么?你不是很会说吗?怎么不说话,难道是还在想那狐狸精的死?"
给我闭嘴!
"老头子居然让你回来,不知道狐狸精求老头子多久,真不要脸。"
闭嘴...不要再说了...
"期盼么久,就爲一个药罐子,死了也不知道自己生了个精神病!呵呵呵~"
不要...再说了...求你..别说了...
-------------------------------------------
乐乐心裡模式ON

今天比平时要晚到一点,不知道夷则还在不在家,打电话也没人接,真是怪
有些担心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我加快脚步,几乎是用飙的到他家,电梯也没等就直接爬楼梯了。
门没锁?我有些紧张的推开门,屋内漆黑一片,人也不在书房,不会还再睡吧?都中午了!
我推开他房门,夷则就坐在床上,双手抱膝双眼直视窗外,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察觉到我
我试探性的叫他,他却没有任何反应,这么安静我下意识的就排除掉他是逸尘的可能性,唯一的答案只有一个,他是李焱。
我又试着叫他李焱,他依旧不给予任何回应,我凑到他身边,发现他并不是在专注的看什么,就只是呆滞的盯着窗外
我试图碰他,但是却被他躲开,讨厌肢体碰触吗?
"李焱?我是乐无异,我是..."
他终于有了回应,回头瞪了我一眼,眼裡写着吵死了与鄙视。
喵了个咪!!!这傢伙真不讨人喜欢!!!
我不说话,更别指望李焱和我说话,我只好把夷则和逸尘的日记拿给他看,他看了一眼,又高尚的转过去看他的窗外
不能生气!我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绪,短短十分钟了碰无数钉子的感觉可不好受!于是我把日记塞到他手中,他又瞪了我一眼,翻了起来。

不知道夷则他们都写了什么,李焱又没什么表情,不能指望从他脸上读到什么,只是他看到其中一页时顿了一下,然后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
我被他盯的莫名其妙,刚想说什么就听见他开口:"你是gay?"
对阿,我是...喵了个咪你怎么知道的!!!我凌乱到不行,我记得我没告诉任何人的啊!!!
他又嫌弃的看了我一眼:"我讨厌同性恋..."
讨厌就讨厌吧...反正我也不能阻止他人对性取向的看法...
"不过我不讨厌你。"
咦?
"他们都喜欢你,所以我并不讨厌你。"


如果说要有一个形容词来形容李焱,我毫不犹豫的选择肉包,实在是,太像了!
那种高傲的脾气和拒人千里外的气质和肉包一模一样!
上辈子是猫吧,但是逸尘又像小狗...夷则呢...像隻鱼吧?
总觉得我做什么他都不看在眼裡也不屑看啊,这样的他会乖乖和我聊天吗?
吃饱饭后他又缩回沙发的角落盯着落地窗猛看,不知道外面有什么好看的,我忍不住问他
"自由。"他说完这句话后又不发一语,自由?李焱想要自由,还是喜欢自由?
"那你想出去走走吗?"我问他
"不想。"
"为什么?你不是说..." "我讨厌外面,讨厌人。"
这样啊...我把手覆盖在他的手背上,温温热热的,他没有缩走,只是不解的看着我,那样的神情有些可爱,感觉像个小孩。
"这次怎么不缩走了?"
他摇头:"我不讨厌你。"
我忍不住笑道:"不讨厌我是因为夷则他们?"
他点头,又摇头:"不知道,但是就是不讨厌。"
"不讨厌是怎么个不讨厌法?"我实在有些好奇他的想法
"......"他没有说话,只是朝我靠近了点...不对不对,有些太近了吧!!
"李...李焱!"他几乎是把脸凑到我面前,呼出来的气打在皮肤上热呼呼的
"这么个不讨厌法..."他整个人靠到我胸前,我马上想到以前在家抱着肉包的感觉。

柔软的头髮蹭着有些痒,有种想摸摸看的冲动。





好啦,是夏乐,愚人节快乐(你滚

李焱在设定裡,有些受,因为他是个比夷则还缺乏安全感的孩子。
乐李是可以的#

李焱脾气果然古怪的可以,一下看似跟你亲暱,一下却又刻意疏离,难搞的不行。
从那段气氛微妙的对话结束之后,几乎一整个下午乐无异都被迫陪他坐在沙发上乾瞪眼,这对原本个性叫活泼的乐无异完全不能忍,每次想开口,又被对方爱理不理的样子给堵的内伤,好不容易熬到傍晚,乐无异看了下时间问道"李焱,六点了,要吃晚饭吗?"
"......"
乐无异见李焱没理他便拍他肩膀"我说,这位公子你倒是回一句啊!"
"......嗯。"
老天,终于肯回覆我了,乐无异都要感动哭了。

乐乐心裡模式ON

李焱喜欢吃什麽?之前也只和夷则聊过逸尘的事,对于李焱的了解实在很少,如果做夷则喜欢吃的呢?夷则不吃海鲜,不晓得李焱吃不吃,想问他不过又不太指望回答呢......
最后我还是下了碗蔬菜面,李焱没有特别排斥也没有很喜欢的样子,应该算是保守过关了。
吃饱后李焱那傢伙又恢復今天一整天都在做的事,发呆。
算了,他不喜欢到外头去,也不能勉强他,到底都在想些什麽呢?
洗碗时阿阮来了通电话,好不容易有说话的对象!我第一次觉得沟通聊天是人生中最重要一件事!
人可以不吃饭,但是不可以不讲话啊!
洗好碗我看了眼时钟也七点多了,回客厅发现电视开着,喵了个咪,我怎麽忘了还可以看电视,今天一整天到底都干麻去了...
电视演着现在火红的宫斗剧,我妈也喜欢看着个,听说是改编自现在最热的言情小说,叫...叫什麽子传来着?
我好奇李焱怎麽也对这感兴趣,打算打趣他几句发现他压根没在看电视,魂都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不过,他会喜欢哪种类型的节目呢?
我看他没什反应便试着转台
新闻?不看,
喜羊羊?不看,
体育节目?不看,什麽也不看?我索性转到一台专报美食的节目频道,这次介绍的是甜点,画面上色彩缤纷的马卡龙整齐的放在精緻盘,上头还挤着鲜奶油摆上小巧的覆盆子简直可爱到不行,我突然就想吃马卡龙,正想着回去时顺便买一回头发现李焱那傢伙正目不转睛盯着电视看,嘿,同好?
我想也没想就从包裡拿出一盒巧克力递给他,他仔细的端详了会儿选了块方形的放进嘴裡,没想到李焱也是甜食爱好者,我一乐,连忙把包裡的零食尽数拿出来招呼他,虽然甜食吃多了不好,但是偶尔吃一吃是没关係的,因为很好吃,而且有让心情愉快的效果!
尤其是和同好一起吃!之前听一个朋友说,本来吃甜食就很幸福了,再加上能看到帅哥吃甜食根本就是视觉味觉心灵上的三重享受!
那时候我还不明白他的意思,不过我现在好像懂了,毕竟眼前就有个案例吗。
想着想着突然被塞了块什麽进嘴裡,我下意识的就咬
"呃!!!好苦!!!"喵的!居然是黑巧克力!我怎麽不记得我买过这口味的!
我马上灌了杯水,埋怨的瞪了眼那罪魁祸首,那傢伙居然眼裡带着笑意,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我怒道"你你你!你简直无情无义!和你分享居然还这样对我!把吃下去的巧克力还来!"
那傢伙居然笑的更开了"吞了。"
喵了个咪!果然很不讨人喜欢!
-------------------------------------
"小叶子子子子子子子~"阿阮哭丧一张脸扯着喉咙大喊,眼看平时女神样形象归零,乐无异赶紧用一块马卡龙堵住"别吼啊!这样很难看的。"
"脚叶纸你真好~又活过来了!"阿阮边吃边说"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
"李焱也喜欢甜食?"乐无异也拿了块马卡龙,淡蓝色的,漂亮到让人捨不得吃下去。
"咦?你知道啦!挺意外的吧,明明夷则和逸尘都没那麽爱吃的!"
乐无异笑道"而且李焱明明一副闷葫芦的样子,倒是挺孩子气的。"
"诶?"阿阮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你说那个李焱孩子气?!"
"没有吗?"乐无异继续道"像是给人吃黑巧克力那样。"
阿阮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拍桌大笑"哈哈哈哈!没想到,李焱还挺喜欢你的,哈哈哈哈!"


"他们都喜欢你,所以我并不讨厌你。"
什麽啊,原来那句话是说真的啊...乐无异想了想,突然趴到桌上,总觉得很不好意思!
"小叶子你怎麽啦?怎麽耳朵都红了?小叶子?"

怎麽办...好像,有点开心。

TBC


评论(2)
热度(19)
寫寫腦洞撒撒狗血,歡迎大家踩踏。
Plurk—yeee_草莓愛大福
(大多數鬼叫哀號的腦洞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