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兄的呆毛

第一次

第一人稱,老早想試試w

渣,很渣,非常渣,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

"無異,痛嗎?"

他低頭在我頸邊蹭蹭,我去這位公子您都帶著自家兄弟捅進來了才想起來問我痛不痛

一想到現在的窘境我又忍不住狠狠抓幾把他的手背,用一個認為最凶狠的口氣道"痛!當然痛!痛死了!"

他笑了,那笑容看得我眼花,一瞬間我倒是覺得不那麼痛了,索性閉上眼睛道"你動吧..."

他楞了愣,彷彿聽到了什麼令人不可置性的話,有些懷疑的問"無異...你..."

我瞪大眼睛回頭看他,要不是現在處於這樣的體位,真想給他個爆栗,

"我說,你動啊!這種話別讓人說第二遍!"然後拿了枕頭悶在自己臉上,可惡這麼羞恥的話說出來果然還是很害羞!
隔著枕頭我不知道他在做什麼,只聽到細微的稀疏聲和打開瓶蓋的聲音,接著冰涼濕黏的觸感就從後面傳來

"夷,夷則你弄了什麼啊!?"冰冰涼涼的感覺讓我忍不住打顫,他還故意用一種色情的方式在我背上摸來摸去,偏偏我就怕癢,身體一扭就感到體內硬梆梆的傢伙在宣示存在感,他似乎是挺喜歡我的反應的,還故意往我後腰揉,我一反手抓住那隻作祟的手,卻被他牽著摸到後面
"無異,你這裡很熱很緊呢"聲音帶著笑意,不用想也知道他現在是怎樣的表情,靠,惡趣味!
他往我身上貼近了點,嘴巴靠在我耳邊說話,吹出來的氣都是燙的

"那你要哭了我可不管。"說著便淺淺的抽送起來,我下意識的就要喊出聲,趕緊用手摀住,閉上眼睛豁出去道:"廢話少說要上便上!"

接下來我幾乎是沒有什麼印象的,只知道快感漸漸取代痛感,不得說是爽的,自己也不知道喊了些什麼,怕是些聽著讓人牙酸的呻吟,啪啪聲和黏膩的水聲不絕於耳,他似乎在我耳邊說了什麼卻什麼也聽不清了


事後我在床上整整躺了一天,感覺全身都不是自己的,連吃飯上廁所都要人扶


我可憐的老腰喂。


评论(10)
热度(18)
寫寫腦洞撒撒狗血,歡迎大家踩踏。
Plurk—yeee_草莓愛大福
(大多數鬼叫哀號的腦洞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