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兄的呆毛

深夜虐虐

腦洞來自中午睡覺的一個怪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特種部隊傭兵,一群國家最有紀律的人,也是保衛一個國家重要的存在。

夏夷則也是其中一員,軍校一畢業就因為成績優異而進入特種部隊。

長的好又守規矩,應該是很得長官緣的,但是人們卻幾乎是退他三舍甚至厭惡他。

因為他是李家的。

這個國家有兩派,一派是保守的政府派,一派是由企業家和菁英組成的激進派。

保守派以人民利益為主,激進派以國家利益為主

兩派早就水火不容吵成一片,只是誰也都沒先動手

他們知道,一動手,定要付出不少代價。

夏夷則是保守派的,但他老爸並不是。

李式從商從政,在這個國家佔有不小的地位,也因為從商所以李聖元支持激進派,同時也是領導。

夏夷則厭惡官商勾結等骯髒事,選擇與李家背道而馳。

從軍也是想脫離李家的一種抗爭,他是這麼想,但別人可不認同。


夏夷則一直都是獨自行動。

但不知從何開始,夏夷則不再是一個人

他身邊多了一個鮮明的人物

是軍隊的大紅人樂無異。

樂無異生自有名的將軍世家,生父是一位有名的外國將軍,可惜那位大將軍卻在最後一次打了場敗仗,剛好樂無異出生。

樂紹成談起那位老友偶爾還會哽咽

"他曾說過,這場戰爭結束之後就要帶著妻子和即將出生的兒子回故鄉,可惜…"

也是從那之後和平了20年。

生父死後生母也因病離去,只留下一個孩子。

樂紹成得知消息連忙趕到老友舊址,在人群之中找到年幼徬徨無措的樂無異,他溫柔的抱起小孩,輕聲道:"好孩子,跟著叔叔回去,從今以後叔叔就是你的爸爸,會一直照顧你陪著你,別害怕。"

小小的樂無異還不清楚何為生離死別,但他知道自己的爸爸媽媽不在了,只剩自己一個人了

當樂紹成將他帶走時,那雙環著他脖子的小手的主人肩膀開始劇烈的抖動

樂紹成聽到樂無異那稚嫩顫抖的哭腔用家鄉話喊了爸爸媽媽。

他是一個樂觀的人,同時也是個善良,充滿正義感的人。

要問他人對於樂無異的評價,他們都是這樣說。

這些都來自樂紹成和傅清姣的教導

他們沒有孩子,所以對樂無異是疼愛有加,卻不溺愛,平時就是教導他做人的道理,養成了樂無異那個溫和良善的脾性和樂觀進取的人生態度。

夏夷則就是被樂無異的這點所吸引

他喜歡和樂無異相處的時間,讓他感到放鬆

和樂無異在一起似乎可以忘掉一切煩惱,兩人越走越近,然後不知不覺得就在一起了。

在別人眼裡看來古怪的組合,但他們自己卻覺得兩人相合性高的很。

樂無異也很喜歡夏夷則,從兄弟的喜歡到情人的依戀。



兩個人總是在閒暇無事的時候膩在一塊。

夏夷則喜歡讓樂無異坐在懷裡摟著他

樂無異嫌熱,夏夷則卻樂此不疲。

兩人的關係打的火熱,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但軍中這些事見怪不怪,總是他們對夏夷則有偏見,但也沒話可說。

夏夷則老喜歡在做的時候對樂無異說一些肉麻到不行的情話,在看對方因為情動加上聽到這些話反應更劇烈的模樣。

事後樂無異常常抱怨表示反抗,但夏夷則充耳不聞依然故我。

"你不喜歡?"

"不喜歡!!!這太ooc了好不!!!淫賊快把夷則還來!!!"

"淫賊?"夏夷則挑眉,然後別過頭不說話似乎在想什麼。

樂無異以為他生氣使勁力氣賣萌討好這邊揉揉那邊捏捏夏夷則看他討好的模樣忍不住笑了,兩人抱在一起享受著對方的溫度安靜了好一會兒。

明明平時兩人溫存的時候夏夷則話並不多,怎麼一到床上就變了個人這傢伙也太悶騷了點!!!

樂無異心裡不斷抱怨突然噗嗤一聲笑出來

夏夷則眼神示意你笑啥

樂無異一個翻身壓到他身上道:"笑你就是個彆扭毛蟲!"

就跟你說卡通不要看太多。

夏夷則滿臉黑線但還是順著樂無異的額頭,鼻尖,嘴唇依次吻了遍。

之後彆扭毛蟲似乎成了兩人的專用密語。



安穩的日子又過了一陣子,上層開始動盪不安起來了。

有激進派的到政府彈劾。

大家心知肚明是誰,但沒有挑明就這麼明爭暗諷的鬥一陣子終於在一個事件後爆發。

一個激進派的在餐廳殺了一個保守派的官員。

理由是對方不小心弄髒了他的鞋。

上訴居然判他無罪,保守派的終於看不下去,政府說到底還是為了錢。



兩派開打破了維持20年的和平假面。



樂無異在一次經過長官房門前聽到了有關對夏夷則不利的消息

上層居然打算派夏夷則那隻隊伍出去送死!

在對方兵力高於我方的狀態下 ,樂無異知道他們只是單純想搞垮夏夷則。

樂無異不敢告訴夏夷則但又擔心他,不過紙包不住火,某次兩人因為意見不合吵起來時樂無異不小心脫口而出這件事

夏夷則又震驚又氣,氣樂無異瞞他,又心疼樂無異為他做那麼多。

那天爭吵後夏夷則緊緊抱著樂無異告訴他他一定會保護他
樂無異回抱住戀人表示自己絕對不會離開他。

戰火無情的開始了。

當夏夷則站在戰場中被敵方包圍所有槍都對著他的時候

他知道自己該結束了。

無論是身為李家的人,還是身為保守派的軍人

他所想的只有,他虧欠樂無異的,太多了。

那天的承諾

要違約了。

當他閉上眼睛的同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傳來

"誰敢動他,我就殺了他!"

周遭嘩然一片,夏夷則此刻才知道,樂無異是臥底。

樂無異的生父是激進派的將軍,但那時的激進派主旨和現在不一樣,而保守派也是。

其實沒有所謂的誰對誰錯,錯的是人心的貪婪。

樂無異擋在夏夷則身前,目光憤恨的看著四周,握著槍枝的雙手微微顫抖

夏夷則此刻很想將他抱在懷裡,然後親親他兩人一起遠走高飛。


不知哪裡傳出來的也不知道是哪一派的,響亮的槍聲

樂無異在夏夷則面前倒下。

血液漸漸染紅他身上的衣服。

然後是滿天的煙硝和士兵憤慨的怒吼

鮮血,屍體,殘骸。

夏夷則痛哭失聲的把樂無異抱在懷裡

樂無異用盡力氣抬手被夏夷則大力握住貼在臉龐

"夷則別哭啦…嘿嘿,哭了…就不帥了,咳,替顏控,想想嗎~"

帶著撒嬌的語氣,夏夷則努力的幾出一個不怎麼好看的笑容,樂無異看他笑不如哭的表情就笑了,卻咳出血。

"你真是個…彆扭毛蟲…"

夏夷則低下頭,順著他的額頭,鼻尖,最後是染血的嘴唇深情且愛憐的親了一遍。

然後抵著樂無異的額頭,看著他緩緩閉上雙眼。

場景彷彿跟什麼重疊,夏夷則想起了一些他不願回想的事實。

同樣混沌的戰場,孽臣叛變,江河異動。

樂無異騎著饞雞回到李焱面前要求他跟他一塊走。

卻被李焱拒絕,他是皇帝,不能走,他要走了,這江山萬里和百姓怎麼辦。

樂無異選擇留下和夏夷則並肩作戰。

到最後夏夷則只記得,懷中那個冰涼的軀體,帶笑的顏容又重疊在一塊

最後,夏夷則低聲的說,不管怎樣都挽回不了你,無論做多少夢境重來多少次。




然後舉起了槍。





































小劇場

一秒甜

"臥操夏夷則你睡覺就睡覺抱著我哭幹啥!!!!"

"無異…你還活著,太好了!"

"啥?你睡糊塗啦我當然還活著我…唔…嗯"

"為了慶祝你還活著所以我要做些值得慶祝的事!"

"姓夏的!!!!!!"

END

评论(24)
热度(30)
什麼都不是,就只是個肥宅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