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兄的呆毛

情人節來虐虐狗

晦暗的街道上亮起曖昧的燈光
打扮豔麗的人們紛紛出來了
與外頭的世界不同,這裡儼然是一個樂園
誰又知道這裡也是地獄呢?

淫靡的喘息之中,滿地的櫻花為之嘆息
吉原的夜裡,雨未停過。

________

米迦爾是在那個雨夜遇到他的。

細小的身軀,看起來瘦巴巴的。
在一個活了不知道幾百年的吸血鬼眼裡,是那麼的虛弱不堪一擊。
吸血鬼的本性讓米迦爾從來就不喜歡人類這種弱小的生物
可這孩子卻打破了先例,米迦爾對他有興趣的很

到底是那雙不屈不撓的綠色眼睛,還是那渾身是刺的模樣,米迦爾自己也不太清楚。

幾次試著交流,米迦爾得知他的名字-優一郎
從裡面出來的,米迦爾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從花樓裡偷跑出來的。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會兒,確切來說是米迦爾和對著優一郎說個沒完
木柵門後面便傳來一陣咆哮
"優一郎那傢伙又滾去哪了?!"

米迦爾正要再說點什麼,優一郎就起身拍拍屁股"我要走了。"
"等等!"米迦爾捉著他的手,幾乎沒什麼肉。
"再不走又要被罵了!"優一郎有些急了
米迦爾眼神暗了暗,最後還是放手。

之後米迦爾幾乎天天都會到那個木柵後,也都會'剛好'的遇到偷跑出來的優一郎。

優一郎沒有什麼朋友,畢竟從小就被帶到裡面打雜,他心裡也清楚,總有一天他也會像其他人一樣,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墮入永無止境的惡夢中。

"吶小優,如果這世上真有吸血鬼,你怕嗎?"
米迦爾對著吃他帶來的點心吃的歡的優一郎問到
"怕啊!"優一郎誠實的回答
"那如果我說我是吸血鬼呢?"
"不怕。"
米迦爾失笑"你說你怕吸血鬼,怎麼就不怕我了?"
"因為你是米迦啊。"優一郎如實回答,嘴角還帶著糕餅的屑屑

那是優一郎最後一次見到米迦爾。
---

優一郎16歲的時候被一個客人指定。
即便他心裡百般不願,但也知道這次已經跑不掉了

好想再見他一次,見米迦一次。

初次接客的夜裡,優一郎帶著滿腹的噁心勉強裝出笑臉,烈酒入喉令他感到非常的不適。
直到被人拉開繁複的衣裳,令人反胃的感覺讓優一郎開始反抗,換來的是身上劇烈的疼痛

優一郎想起幼時曾對米迦爾說,他所描繪的未來
離開花樓,離開吉原,過著一般人的生活。

絕望逐漸侵蝕著自己,優一郎反抗的動作越來越小,一切都結束了……

"小優。"
感到自己被誰緊緊的抱在懷裡,耳邊環繞著是熟悉令人安心的聲音

"米迦……"


END
最後一起種田結婚去了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评论(4)
热度(16)
什麼都不是,就只是個肥宅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