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兄的呆毛

第399次鶴丸國永想了很多

*腦洞很大
*存一下
*耶我愛一期(
________________
一對普通的情侶都是怎樣相處的?
1.牽手

2.約會

3.共進一頓美好的晚餐。

鶴丸國永反覆翻著主上給的"一百種與戀人相處的方式的一百種生活" 然而如此落落長的書名裡面講的竟是這麼的簡潔俐落到幾乎毫無意義。
嘛,主上也魯夠久了,牽牽小手或許對他來說很刺激?
除去書上的不說,鶴丸國永自認他與一期一振的進展絕對超越這本騙錢用的書上寫的任何一個還勁爆,主上這輩子大概只能和電腦裡的女僕玩玩了,他心想。

一期一振是鶴丸國永喜歡的對象。
正確來說,是他的戀人。
別說刀與刀之間沒有真愛,他們現在的身分是附喪神,而他們擁有的是人類的身體。
人類的各種生理需求大至吃飯睡覺小至洗澡上廁所他們都有,當然,戀愛也不例外。
鶴丸國永不是來本丸才注意到一期一振的,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鶴丸自己都要忘了的時候他就認識他了。
"漫長又無聊的刃生啊,不就是要多做一些有趣的事來打發打發,我叫鶴丸國永,這樣的出場有嚇到你嗎?"
這是他對一期一振講的第一句話,不過他本人已經不記得了。
過了很久以後兩人作為戰刀再次被喚醒在這個地方,有了人類身體的鶴丸覺得極有趣,白天竄上跳下,逗弄本丸裡其他刀,製造無數的驚喜,夜晚則選擇來到一期一振房間,陪伴他度過無數個夢靨。

一期一振夜晚總是做惡夢。
這件事一直都是一期一振不願面對也不願提起的,他向來是個成熟穩重的個性,從不麻煩人,也討厭麻煩人,鯰尾初次來到本丸的時候,是他少有的在眾人面前做出這樣的反應,據當時近侍刀大和守安定所言,那時候的一期抱著鯰尾哭到不管不顧毫無形象可言,如果我能再見到沖田君,大概也是那樣吧……,話沒說完就被同為馬當番的加州清光揪著圍巾走了。
那天晚上一期一振果然又做惡夢了,嘴裡唸著大火要將他吞噬,整隻手涼颼颼的卻是緊抓的鶴丸衣襬不放,力道之大又被拉回被褥中,真是驚人啊!本想替對方多蓋條被子,只好反手將對方摟在懷裡,輕柔的拍撫他的背,一期一振停止掙扎,安穩的睡了。

次日的早晨是變成人類後才體會得到的寒冷,相擁的兩人分享著彼此的溫度,溫暖的讓人起不了床。
外頭開始有走動的聲音,應該到了早飯時間,鶴丸國永瞇了瞇眼蹭了蹭,一期一振的頭髮很軟,那抹湖水藍是鶴丸國永最喜歡的顏色,真不想起來。
至於之後因為來叫哥哥起床意外發現緊緊相擁的兩人在本丸掀起了驚濤駭浪的一連串事情的藤四郎短刀們那就是後話了。

在那個冬天過後,本丸又迎來了好幾把新刀,有失蹤已久的三日月樂呵呵的突然從鍛刀房走出來,還有同為天下五劍之一的數珠丸,再來是一期的弟弟有變多了,讓伊達刀們久候多時的貞宗也來了,說到貞宗……還有那一把啊,物吉貞宗。
物吉是鶴丸帶回來的,大家都為他們長相有著迷之相似這一點感到不可思議,但轉念一想,發生在鶴丸身上好像也沒有哪裡不對,反正這刀總愛給人意想不到的驚喜。
唯一始終冷靜過了頭的只有一期一振。
審神者曾趁一期一振近侍時偷偷打聽他對貞
物吉貞宗的看法,但對方只是搖頭一笑並沒有多表示什麼,不過他的反應也是在意料之中。
"難道你不去問問一期怎麼看嗎?"
審神者叼著菸坐到在廊下撐著下巴無所事事的看著雨景的鶴丸身旁
"主上是想要我問什麼?"
鶴丸坐正身子,表情難得的認真。
"問一期對物吉的看法啦,或者他是不是還是對物吉有著從前的芥蒂之類的,畢竟……"神審者吐出一口白霧,他的臉在鶴丸看來模糊了一片,帶著菸草味。
"我知道您想說什麼"鶴丸道"不過我相信一期。"
"相信?"
"他絕對不是一把會念著過去然後自我糾結的刀。"
鶴丸笑開了眉眼,燦金色的眸子閃亮亮的
"喔?你這麼肯定?"審神者又吸了一口菸,不過語氣卻是放心不少

"當然,他可是吉光最驕傲的太刀"

審神者抽完菸後就又回屋裡忙了,鶴丸國永懶洋洋的躺在長廊上,果不其然從開始就躲在角落的人走了出來。
"鶴丸殿做為一把刀躺成這樣實在不太雅觀喔。"
"呦!一期!"
一期一振見那人笑嘻嘻的樣子也拿他沒辦法,嘆了口氣在對方身邊坐下"我覺得我不如鶴丸殿說的那麼的美好。吉光最驕傲的刀不過是過去的事,我甚至連當初被鍛造出來的記憶都沒有了。"
一期一振自顧自的說"對於物吉殿的事我也不是很有把握,心有芥蒂是必然,但我也知道這跟物吉殿沒關係……"
一期一振順了順鶴丸銀白的髮絲"我大概是個很彆扭又小心眼的刀吧"
"哈哈哈哈,你的確蠻小心眼的!"
鶴丸坐起身不顧對方掙扎將一期一振抱在懷裡"所以說人類真是麻煩,老愛想東想西的,不過就是因為有這些缺點,所以你的存在才更加的有趣,一期一振。"
"有趣?"
"會生氣,會高興,會嫉妒,會笑會鬧還會小心眼,你不覺得這些都很有趣嗎?"
鶴丸國永拍拍戀人的背"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不必去刻意原諒誰,也不必去刻意怨恨誰,你就是你。"

這就是我所愛著的你。

最後鶴丸國永還是沒有看完主上給的書,太沒建設性也太不有趣了,還是決定去門口等一期回來在跟他道歉好了,偷吃五虎退的點心實在是他自己的錯……

"主上,遠征部隊回來了"

" 還請您確認。"

"一期哥回來了!"
"一期哥!!"
"我回來了,有沒有好好的訓練……鶴丸殿不是說過了請您別老是混入弟弟們之中。"
啊不妙,對方還沒氣消,鶴丸自知裝傻賣萌失敗,乖乖的回了房間。

後來是一期一振主動來找他的,手裡拿著一盤大福。
"今天遠征時順路買的,我記得鶴丸殿您很喜歡這家的大福吧。"
鶴丸國永咻的起身"阿啊啊啊啊,一期一振我愛死你了嗚嗚!!!"
見戀人從剛才一副慘淡的樣子瞬間復活,一期一振也忍不住笑了出來
"既然您喜歡那您大可跟我說,而不是偷偷的把別人的點心吃掉啊!"
說到點心鶴丸立馬就乖了"啊,對不起啊一期,我是真的不知道那是五虎退的,還不是因為他放桌上我以為是沒人的啊……"
然後又討好的蹭蹭對方的手"我的錯,下次賠一份給他!"
"呵呵,我又沒有很生氣"
有!你有!你明明超生氣的!!鶴丸暗自誹腹,正準備要拿起大福時才想起來問一期一振吃了沒
一期一振笑著沒說話,然後在他唇上印下一個草莓味的吻。


自家本丸設定的鶴一

詳細設定就是一期是野獸派,鶴丸是清水派
一期好色受前主影響,鶴丸清水是因為他比較喜歡小情侶膩歪的生活,但是兩人又意外的合拍這樣(身體契合+個性)
是很容易進入老夫老夫階段的兩人。
雖然天天都有熱情就是了(欸

评论(2)
热度(17)
寫寫腦洞撒撒狗血,歡迎大家踩踏。
Plurk—yeee_草莓愛大福
(大多數鬼叫哀號的腦洞

关注的博客